home

国际知名电竞比赛奖金

我家农场有条龙全集染指下堂妻
“白天不懂夜的黑”和其他酒吧不太一样,不管白天晚上都会营业。
虽然现在是白天,但由于周末,下午光顾酒吧的客人还是有不少。
方心桐心情极度糟糕,只想找个地方放纵自己,用酒精麻痹自己无疑是个不错的选择,“白天不懂夜的黑”上次来过,是她唯一知道的酒吧,所以她选择这里。
进了酒吧,看到吧台小姐换成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黄色短发女孩,方心桐并没有太在意,叫了一箱啤酒便躲在角落里自斟自酌起来。
酒杯是那种容量很大玻璃啤酒杯,方心桐一口一口的喝。
这幅状态,是个人都能看出她心情不好,何况方心桐姿色本来就一流,今天还穿了一件白色包臀连衣裙,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连丝袜都没穿,充分暴露在空气中,脚下一双棕色的高跟凉鞋,清醒脱俗的气质大大刺激了一些心怀不轨的男人荷尔蒙。
当即便有男人过来搭讪,是个肥头大耳,手腕带着江诗丹顿金表的中年人。方心桐看都不看对方一眼,说了一声:“滚。”
那男人脸上顿时挂不住了:“小姐你怎么说话呢?我好心请你喝酒,你怎么骂人?”
“滚!”方心桐加重语气,抬起头,冷冷看了他一眼。
这中年人也是个公司的大老板,平时别人见了都对他点头哈腰,曾几何时受过此屈辱,顿时上前,指着方心桐道:“别特么给脸不要脸,有本事你给老子再骂一句。”
方心桐起身,突然将一杯啤酒浇在对方脸上,那中年男人头发都淋湿了,一脸酒水,显得极为狼狈,恼羞成怒,一巴掌往方心桐脸上抽去。
一只手抓住了中年男人的手腕,是个帅气的平头青年,穿着修身的黑色衬衫和牛仔裤,右耳还打了个黑色耳钉,嘴角带笑,说道:“胖子,对这么漂亮的小姐动手,似乎不太礼貌吧?她叫你滚,你耳朵聋了吗?”
“臭小子,你又是谁?快特么放……”中年男子话还没说完便发出一声惨叫,他的手腕被扭曲成一个奇异的弧度,顿时倒在地上抱着手腕打滚。
那年轻男子微微一笑,不用他招呼,身后站出两个彪形大汉将中年男子拖了出去。
然而,方心桐对于救他的青年男子却无动于衷,坐下来,继续喝酒。
青年男子也不生气,微笑着坐到她对面:“小姐,看样子你心情似乎不好,是不是因为男朋友的事。”
方心桐喝了杯酒,冷冷道:“别以为你帮了我我就要感谢你,没什么事的话快走开!”
年轻男子依旧十分淡定,摸了摸右耳的耳钉,微笑道:“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杜白羽,是一名风水师。之所以来找小姐,是因为我看小姐气色不佳,面相中近日可能会有血光之灾,特来告之一二,刚才赶走那胖子只是举手之劳的事。”
方心桐又喝了口酒,已然有些醉眼朦胧,她本来就不胜酒力,这一大杯一大杯的下去,自然很快就不行了,目光转向杜白羽,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血光之灾,这话跟别人说还行,跟我……不管用。”
“小姐别不信,可否让我为你算一卦?”没有给方心桐回答的机会,杜白羽微笑着说道:“从你面相来看,你应该是独生子女,而且是单亲家庭,父在母亡,我说的可对?”
方心桐听到杜白羽前半句话还有些不屑,现在基本大多数家庭都是独生子女,单亲家庭也不在少数,能够蒙对的几率很大,但听到最后一句则露出惊讶万分的神色。
“你是在呢么看出来的?”方心桐忍不住问道,就算是道士出身的张一凡也从来没提过通过面相可以看出她父母的情况。而且这本身就是她最关注的事。
杜白羽微微一笑:“看父母的话只要看日角和月角即可。日为父,月为母,也就是咱们通常所说的左额头和右额头,我看你额头发迹明显低垂,右额头晦暗,微微塌陷明明是母亲早亡的征兆。”
方心桐听对方讲的一板一眼,不由相信了几分,于是问道:“那你给我算算我今天为什么心情不好。”
杜白羽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缓缓说了几个字:“因为父母。”
方心桐目瞪口呆,自从见了张一凡的本事,他本就对风水相术这一类并不排斥,本以为对方只是个坑蒙拐骗的神棍,没想到算的这么准。
“那怎么才能让我心情好过一点?”若在平时,即使对方是算命高手,方心桐也不会对一个陌生男人假以辞色,但现在喝的已经有些醉意,又因为杜白羽取得了她的信任,触动了她心里最深处柔软的地方,才会问出这样的话。
杜白羽不客气的拿了个杯子,又为自己和方心桐倒了杯酒。
“来,我敬你一杯。”杜白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方心桐却看着他不说话,等待对方的答案。
放心杯子,杜白羽才说道:“心病还需心药医,恐怕我是爱莫能助。”
方心桐露出了失望的神色,随口问道:“那你跟我说的血光之灾又是怎么回事?”
“我看你印堂低陷窄小,气色微黑,上面还出现一道小伤口,足以说明近期有血光之灾,如不及时化解,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杜白羽正色道。
方心桐印堂确实有一道小伤疤,是前些日子在公司上班,别人还水笔时不小心戳到的,虽然现在已经好了,但还是留下一道很浅的疤痕,起码再过半个月才能消失。
方心桐一颗心狠狠跳了两下,酒意也清醒了不少:“那请问杜先生,应该如何化解?”
“想化解,先找原因,造成血光之灾的其实是你身边的年轻男性,你是独生子女,没有弟弟哥哥,那就是男朋友或男性方面的朋友。”杜白羽淡然说道。
“我没有男朋友……”方心桐低声说了一句,年轻的男性朋友……
“难道是他?”方心桐皱起了眉头。
“看样子小姐已经找出了原因,我这就教你化解之法。”杜白羽嘴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随后在方心桐耳边轻轻说了几句。
方心桐听了之后露出半信半疑的神色:“真的管用吗?”
“试过便知道了。”杜白羽淡然说道,“不过要快,不然来不及补救恐怕神仙也帮不了你了。而且你用了我的方法,或许对于你心头的疑惑和烦恼是一个转折的契机。”
方心桐眼前亮了起来,杜白羽话中有所指,最让自己烦恼的事莫过于父母,如果能找到方晋的话……
“你的意思是,到时候我能找到方晋?”方心桐紧张的问道。
然而杜白羽却不再多言,起身径直离去。
方心桐望着杜白羽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希冀的光芒。
“最中间带着墨镜,穿着白衣服黑裤子的那个人就是!”
正在直播:白七七你到底是个什么属性呢?
原创纯爱